分享到:
当前位置:飞速小说网 > 等到烟暖雨收TXT全集 > 第1卷: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尘缘已尽,各自安好

亚博游戏网址

加入书签 书名:等到烟暖雨收  类别:亚博游戏平台魔法  作者:慵十一 ||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投推荐票

    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竟然趴在郊外的野地上,身边的人,身上插着至少十支箭,脸上的伤几乎已经无法辨认容貌,只有那双依旧星般的眼睛告诉我,这是洛寒桐。无弹窗小说网 www/feisuXSw/COM

    我费力的爬起来,他张开嘴,想对我说话,张口却是吐出一口发黑的血。

    他如此拼命,定是为了救我,我竟不知道这时候应该直截了当的杀了他,还是应该留着他。

    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,轻闪着明眸对我眨了眨,又艰难的摇了摇头,似乎想说什么,却又吐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我怔怔的看着他,他伸出鲜血淋漓的手拉住我的手,费力的放在自己心口的位置,漂亮的眼睛慢慢合拢,再也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我轻轻探了探他的脉息,微弱的要命,似乎生死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了、

    洛寒桐,终究是快死了,虽然他的死法和我想的有些不同,但是毕竟,他马上死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,我并不开心呢?

    我看着躺在地上面目全非的男人,心里莫名其妙的痛苦绝不是我这小小的身躯所能负载的,我读不懂那时什么,是终于大仇得报的乐极生悲,还是多年来所憋闷的苦楚得到了释放?

    我正想着,突然听到有纷乱的脚步声在靠近。

    洛寒桐的眼睛突然睁开了,开口又吐出一口血,还带着微弱的两个字:“快走!”

    我朝身后的方向看去,血迹已经太明显了,追兵马上就要追上来了,我耳朵里听着那让人心惊肉跳的脚步声一点点接近,下意识的抬手去拉洛寒桐,“快起来,追兵来了。”

    洛寒桐被伤的扭曲的脸微微抽动了一下,我觉得他是在笑,然后他又费力的问:“柒月,你是想救我吗?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在这里废话?”

    “柒月……我走不了了,你快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啊,你马上就自由了,你可以离开我了,你不是早就盼着这一天吗?快走!走啊!”

    我咬咬牙,分离爬起来,起身想走,又听见身后虚弱的声音传来,“柒月,我没杀你师父,我骗你的,你若是活下来,就去找他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,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,然后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,竟然费力的站了起来,朝和我相反的方向踉踉跄跄的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,那里,远远的走来了一队人马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转身拼命的跑,耳听得身后的惨叫声,不知道是洛寒桐的,还是追兵的,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跑了多久,我终于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倒在一刻巨大的柳树下面,感觉自己这次可能真的要死了。

    柳树的树枝垂下来搔着我的脸,我朦朦胧胧间,好像看到了十六岁那年,拉着师父的手在林间乱跑,折柳树的枝编成花环戴在头上。

    那时的师父还是一脸的清高孤冷,偶尔允许我放纵都是最大的恩赐,那时的我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傻子,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有这样苦痛的日子,可能那天,我的命运就已经不一样了,因为我遇到了洛鸿影。

    人算终不如天算,我躺在那柳树下,满脑子都是师父那清澈入仙的样子,洛寒桐说他没有杀师父,那师父是不是真的没有死?刚刚那个白衣之人真的是师父吗?如果是他,他为什么不直接把我救走,而同样是要给洛寒桐一个生路呢?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的想着,呼吸越来越微弱,知道自己已经快不行了,我垂死的次数不少,可是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痛苦,好像有妖魔吃了我的魂魄,只剩一具空空的躯壳干涩的疼着。

    我的眼睛只剩下一道模糊的缝隙,突然却见一个白衣身影翩然落到我的身边,轻轻向我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那样子像极了儿时我遇到危险时悄悄出现在我身边保护我的师父,我的脑子瞬间乱成一团,可是还是扛不住,陷入了无边的黑暗。

    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眼前是简单的青萝幔帐,很像我从前在初府的房间里那顶,我又慢慢的偏了偏头,屋中的东西一点点进入我的视线,桌上的茶杯,墙上挂着的古剑,画着毛竹的屏风,还有房间里几大排书柜上密密麻麻的古籍……

    我原本浑噩的思绪一下子清醒过来,猛地坐起身,竟然不觉得累,只是踉跄着在屋中四处看,这里的陈设,竟然都是初府小院里的那些,这是哪儿来的?是师父吗?

    能有这些东西的人,不是师父又能是谁呢?

    我当下似乎一惊欣喜的不知该如何表达了,觉得自己的脚步都轻快了,赤着脚冲出房间,大声喊着:“师父!师父!”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自己是在一个清寂的小院落,周围树木环绕,如世外桃源般干净空灵,定是师父的好品味,才能选的如此佳境。

    “娘娘醒了?”

    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响起来,我回头一看,竟然是绮珊!

    我愣愣的看着她,她满脸欢喜的看着我,“姑娘,您可算醒了,再不醒来,我都快以为那个郎中是个江湖骗子了。”

    我见她活的好好的,自然也是欣喜,“你真的逃出来了,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托娘娘的福,绮珊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?我又怎么在这里?我师父呢?”

    绮珊见我赤着脚,赶紧把我扶回房间,答道:“奴婢刚刚从宫中出来,便有一位白衣公子带我来这里,说让奴婢在此等娘娘,没想到娘娘您真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衣公子?是他救了我,是我师父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奴婢没见过初先生,不知道究竟是不是,而且那位公子话很少,问什么都不说,但是看上去仙风道骨的,颇不似俗人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一定是我师父,他长得什么样子?是不是特别好看?”

    绮珊为难的摇摇头,“不知道,他的斗篷帽檐都遮住脸了,看不清长相。”

    斗篷……这些小习惯都是师父才有的啊,一定是师父,一定是的。

    “他手上是不是有疤?很多疤?”

    “娘娘,您就别问了,奴婢真的不知道,那位公子浑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的,也不怎么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去哪儿了,他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我这一连串的问题,把似乎把绮珊问懵了,猛然想起来什么似的,“那位公子说了,您醒过来,就把这个拿给您看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递过来一个信封,我一把抢过来,拿到手里感觉心都快不跳了,哆嗦着打开,抽出里面的纸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单薄的不能再单薄的纸条,上面是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字体,简单的八个字:尘缘已尽,各自安好。

    尘缘已尽,各自安好……

    我颤抖着声音问绮珊,“那位公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知,不过他把这封信给我之后,就再没回来过了,只吩咐奴婢以后一直伺候您,娘娘您都睡了好多天了。”

    我默然的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绮珊看我的情绪不对,悄悄的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字条上古拙清淡的字体,竟是一滴眼泪也掉不出来,好像回想起了多年前一句玩笑,那时的他似乎说过,若是有朝一日他不要我了,除非看破红尘。

    如今,他真的看破红尘了,也就是真的不要我了。

    他若是藏着,怕是任何人也寻不到踪迹了。

    师父,你终究,还是离开我了……是对我失望了,还是真的累了?

    我呆呆的靠在那里一直到天黑,绮珊进来掌灯,轻轻的对我说:“娘娘,吃些东西吧,您大难不死,以后在这里幽居,也算是后福了。”

    我对她笑笑,“以后别叫我娘娘,我们两个相依为命,便以姐妹相称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叫你……柒月姐姐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叫我易落姐姐吧。”

    后记

    岂龗山顶,青烟古寺,后禅房里,佛龛前,跪着一位年青的弟子。

    年轻人烧香参拜,诵经礼毕,缓缓站起身,转向里间卧榻,那里躺着一个昏睡的人。

    年轻人还记得把他从路边捡回来的时候,那样子已经是面目全非,完全不像一个活人,没有人觉得他可以活,可是他偏偏又垂死挣扎着活下来。

    年轻人走到他榻前,他依旧睡得安静,像一具尸体,又像一具雕塑。

    年轻的和尚轻轻的说:“我把她救回来了,就安顿在山脚下的小院里,她还活着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见他没有动静,年轻的和尚又说接着说:“昨晚有没有听到山下有琴声?我把你从前的琴也取来了,那是她弹的,是你喜欢弹的那首曲子。”

    床上的人紧闭的眼微微动了动,似乎听见了,可是终究没有睁开。

    他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,醒来的时间越来越短,小和尚还记得,他上一次神智清醒时做的最后一件事,就是俯在书案边写了八个字:尘缘已尽,各自安好。

    他把纸条放进信封里的时候,清瘦的手背上,清晰的疤痕像是无暇的白玉上盘根错节的裂碎。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读等到烟暖雨收,请记好本站的地址:www.argos21.com

加入书签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投推荐票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[0][A][B][C][D][E][F][G][H][I][J][K][L][M][N][O][P][Q][R][S][T][U][V][W][X][Y][Z][#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