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享到:
当前位置:飞速小说网 > 桃运修真者TXT全集 > 第1206章 兄弟

亚博游戏网址

加入书签 书名:桃运修真者  类别:历史军事  作者:风圣大鹏 ||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投推荐票

    陈默心意一动,手臂上原本潜伏在皮肤底下的黑色图腾渐渐浮现。无弹窗小说网 WWW.feisuXS.com他右手抓起一颗魂核轻轻抛起,一道细的黑色影忽然从袖中掠出,灵活得宛如灵,在空气中轻嘶着卷住魂核,一层层的包裹住、不断蠕动着……

    令陈默惊讶的是,自己居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,此刻千菱噬魂花吞噬魂核的愉悦。

    原本孤孤单单的一条细陈,以肉眼难见的速一点点变宽、变长、分裂,再一次变宽、变长、分裂……一次次脱变着……终于,当分裂出第九条枝陈的时候,速越来越慢,渐渐的、停止了蠕动。

    陈默又拿起一颗魂核抛给千菱噬魂花。

    照这个情况应该能从萌芽阶段成长到幼苗阶段,如果到了幼苗后期的话,只要将千菱噬魂花依附在皮肤之上,魂师以下无伤害。

    暗夜中越来越多的藤蔓,仿佛黑色的长蛇一般蜿蜒着沿着陈默的手臂往下延伸,相互纠缠着,仿佛在脚下布下了重重叠叠的罗网。

    千菱噬魂花的表层一点一点破裂,生长,贴着地面蠕动着,整个房间里充溢了这种单调而奇异的细碎响声。

    蜡烛早就燃尽了,宛如红色的眼泪一样流在桌台上。

    此刻的千菱噬魂花完全变了模样,不仅比原先扩大了好几倍,连颜色都有了些微变化,现在不再是一成不变的黝黑,而是黑色里透着一种妖异的紫色光泽。

    “已经十八条了,现在这样算突破萌芽期了吗?”不用数、千菱噬魂花的生长进已经完全在陈默的脑海里,每脱皮一次,他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千菱噬魂花变得更加坚韧、强壮。

    “现在去找把刀试试。”随着陈默心意一动,完全伸展开的千菱噬魂花立刻如洪流一般席卷而收。眨眼间没入他的手臂。看着成长了那么多的千菱噬魂花居然完全消失不见,只是手臂上的图腾变得更加繁杂了些,陈默心里不由得惊叹起这个世界上生命植物的奇妙。

    夜色漆黑如墨,吞没一切。

    远的天空只有一轮昏暗的冷月、静静俯视着下边大地上的静谧、以及一抹小小的黑影。

    很快、陈默以及穿过修炼场来到厨房,长期的负重训练和前世总结出的呼吸吐纳法、让他的身体轻灵如燕,不必刻意掩藏气息。似乎也没有人能够发觉。

    素闻千菱噬魂花有护住意识,因为一旦主人,寄生在体内的千菱噬魂花也会立刻枯死。所以如果主人受到伤害,它会出于自我意识保护主人。

    陈默皱皱鼻,“要不要再自己身上来一刀?”

    陈默看了眼手中的菜刀……正在犹豫要不要划一下试试?

    才念及此,却听到一声突如其来的低喝——

    “什么人?鬼鬼祟祟!”

    陈默心中一凛,有人如此接近,自己居然完全没有察觉!来者肯定是魂师!心中惊疑的同时,飞身闪了出去。

    黑暗中。两道黑影屏息而立,相互凝视着。只是根本看不清对方面貌,只能看到一青一白的大概轮廓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夜闯此地目的何在?”白衣人又问了一遍,想必没有料到青衣人身材如此娇小,语气中带着些许惊讶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什么人?”不是拓跋锋,陈默微微松了一口气,反问道。对方是五星魂师,不能大意。因为可以肯定,至少陈家没这么个人。

    “阁下既然不打算说,那在下只好用剑来问。”白衣人声音逐渐转冷,下一个瞬间,原先的站立之处已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陈默急退,袖中一道黑影。呈弧形、对着逼近的白色人影迅速刺出。

    厮杀声是低得几乎听不见的,只有兵器的敲击声,交织在泼墨般浓厚的夜幕里。

    白衣人沉着挥剑,呼啸而砍下,气势逼人。

    白色的剑光纵横在暮色中。宛如游龙。

    源于前世所积累的经验、及敏锐的判断,每每陈默陈默都能够在之际巧妙的避过,来自白衣人凌厉的攻击,无论任何刁钻的角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小看你了!”

    又砍向千菱噬魂花、不断,只是被改变了方向,白衣人攻势不滞,夹带着凌厉的气势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“你完了!”陈默不退反进,袖中另有两道黑影闪电般窜出,将翻身而至的白衣人困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白衣人的脸色变了,因为他发觉自己体内的魂力正在迅速流失。

    “离火剑——”

    对方冷哼一声,终于不再压制魂力。

    黯淡的星月光芒下,个武魂的冷芒宛如妖异的鬼火,霞影灼灼。瞬间焚掉了缠绕在身上的千菱噬魂花。

    千菱噬魂花缓缓缩了回去,陈默漠视着对方,从他身上很自然的散发出一种肃杀之气。原本他并不想使用杀手的最终奥义“禁断绝命杀”,那是一种将身体的强、速、技巧、隐匿发挥到致的杀人手法,最终形态可以截断空气,空间,杀人于无形,一旦出手必会带走一条人命!

    陈默现在虽然施展不出最终效果,但技巧和隐匿他却发挥的淋漓尽致,这种近身搏击术是过于依赖魂技和魂力的普通魂师无可抵挡的。

    “来人呐——”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——”

    暴涨的魂力顿时引来了不少族人,喧声四起。

    “别慌,是我!”不料白衣人高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陈震,大家快过去,在那个方向……”远处有人呼喊道。

    陈默一时无语,张牙舞爪的动作也顿了下来,看着白衣人眨了眨眼睛,妈呀,打了半天是我亲哥啊!

    “想跑?!”陈震剑光一闪,光焰伴随着热浪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“咻”千菱噬魂花闪电一般缠住远处的树梢。

    陈默腾空而起跳入夜幕。头也不回地。

    “震儿回来了,没事吧?”陈老最先赶到。

    陈震收回目光,淡道:“罢,目光扫向地面那几处黑灰。可惜已无迹可查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明日就是年祭,大意不得。”陈老拍了拍陈震的肩膀,呵呵笑道:“你小越来越厉害了,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五星魂师了啊。看来过不了多少年我这个糟老头就该让贤了。”

    陈震挠头笑道:“派里能人辈出,逼得人不得不进步啊!对了,小默的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老叹息着摇头,“还是老样,平日里都在房间中静养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看看他。”陈震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小弟弟。其实刚才他一到家,也是正要去看陈默,谁知道半遇上状况。

    陈辰拍了拍陈震宽实的肩膀,笑道:“你们两兄弟小时候感情就相当好,如今这么多年没见,应该有很多话要聊。不过,现在夜色已深,默儿已经睡熟了。不如明日闲来再促膝如何?”

    “辰爷爷,我只是想去看看他。不会打扰我弟睡觉的。”陈震笑着朝后院而去。

    陈默前脚进门,不过一炷香的时间,便听到门外隐隐有脚步声,踱来踱去,可就是偏偏不敲门进来。

    陈默将桌上的储物袋收好,点亮烛台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蜡烛刚刚点着。发出昏黄的光,影影绰绰。

    看到亮光,这时候一道低沉的声音,隔着门窗响起。“弟,你醒着吗?”

    “哥!”陈默拉开门。便看见一袭白衫的陈震杵在门口,连忙把他拉进门,喜道:“哥,你终于回来了。这一去就是这么多年,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小默你都长这么高了。我走的时候你才这么大一点,还记得吗,那时候你经常骑在我脖上,让我给你讲关于魂师和整个四国大陆的故事呢。时间过的真快,一转撵上我了,这次我可要抱不动你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陈默对这个异世大陆的了解,大部分都是从陈震口中听来的。大到大陆的地域,州郡,细到魂师的级别,门派,魂技等等。陈震自幼便向往着魂师这条道,不断修炼,对这方面的了解也相当多。那时候陈默刚出生没两年,由于身患心病,家人又不让他出房门,对外面的世界陈默根本无从得知,所以有事无事就缠着陈震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记得,你那时候做梦都说要成为天魂师呢,还一个劲儿缠着父亲要给我当小师父。结果父亲告诉你,我有心病不能修炼的时候,你哭了好多天。”每次想到这里,陈默都很感动。那时候陈默才出生,全身骨头都很软,连脑袋都抬不起来,更别说用手那东西,翻个身都做不到。自己唯一的牵绊,最心爱的女人跟死了没有任何分别。虽然说自杀是弱者逃避的行为,但是他当时真的觉得,不穿越,不复活那该多好!免得心中还带着对小九的愧疚与思念,痛苦一生。知道自己心残缺,可能活不过几岁的时候,陈默反而松了一口气,心里想着心脏有病就有病,死了就死了,刚好去地下找小九。

    可是那时候,是陈震天天抱着他谈天说地,给他讲这个世界的故事,讲魂师修炼到了最高的境界,能够如何的翻云覆雨,只手遮天。

    渐渐的,引起了陈默的兴趣,引起了陈默对这个世界的一丝好奇。当陈默第一次发觉魂玉能帮助自己修炼魂力的时候,也是因为陈震对魂师的执着,多少感染了他,陈默才决定坚持下来。这一转眼,便是七个多年头。

    陈默看着脸上稚气已脱,五官直挺、线条硬朗的陈震,露出一丝微笑。如果陈震得知自己也踏上了魂师这条,不知做何感想。说不定会高兴的跳起来,拉着他说天夜魂师修炼的故事。

    陈震大笑起来,“你小,好事不记着,专惦记你老哥我的糗事。你小别激我,告诉你。自从那次以后,你哥我可再也没流过一滴眼泪。我可记得你说过的话,不管受到多大的委屈、欺辱,我都做到了一笑置之。”

    陈默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,当时得知弟弟不能和自己一起修炼,他哭了好几天。是陈默用小手抹掉他的眼泪,并告诉他,眼泪是懦弱的表现,真正的英雄、真正的魂师强者,是不管面对任何困境,都能面不改色、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陈震当时追问过陈默这句话这么深奥,他是从哪听来的,陈默推说是书册上看到的。但是这句话,陈震记了很久。

    陈默脸色微变。问道:“怎么你在迦蓝城会受欺负?”

    “别提这些不开心的事。过来看看,我给你专门带来的迦蓝城的特产果糕,快常常,放到明天就不脆了。”说着,陈震从怀里掏出一包油纸,放在桌上打开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为了给我吃这个,才连夜过来找我的?”

    陈震咧嘴一笑,“跑死了两匹马。终于在日之内赶到的,爹娘和奶奶的份都在前厅留着。你嘴巴刁,当然要趁着最好吃的时候拿给你。但是又怕你已经睡下了,正在迟疑,就看见你房内灯亮了,就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默拿了一块,吃在嘴里。甜在心里。有家的感觉真好,不管是父母的关心,还是兄长的爱护,甚至他觉得连陈弘的嫉妒,都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“哥。如果我也能修炼魂师,你开心吗?”陈默吃完一块果糕,问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能那样该有多好啊,我一定举荐你上迦蓝城,然后把我会的魂技都教给你,只要你努力修炼。凭我们兄弟二人联手,一定能在迦蓝城闯出一番名堂。到时候让那帮眼睛长在头儿也不比他们差。”

    陈默微微一笑,“会有这么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陈震显然会错了意,拍着陈默的肩膀道:“你放心,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肯定有能治好你身体的天灵地宝,到时候哥教你一起修炼。”

    陈震这样担心自己的事,反而令陈默有一丝愧疚,沉吟道:“哥,其实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别说了,我明白的。好了,你早点休息,明天没事的话,去看看年祭,就当呼吸一下新鲜空气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我会去的。”陈默微微一笑,看着陈震走出房门,踏着月色而去。

    他走回床边,盘腿而坐,开始了又一次修炼。掉了的等级他一定要尽快修炼回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清晨

    年祭是陈家每年一次按惯例举行的庆典活动,族里从大清早便热闹起来,杀猪宰羊,还不到晌午,供桌上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。由族长陈老夫人领头,祭奠祖先,再者长卿、长啸、二兄弟,依次往下排,宗家祭拜完成后,便是分家的人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“震儿有四五年没回来了吧,这次感觉如何。”陈长卿走过来,笑眯眯地看着越发成熟的大儿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上一次回来时小默才刚出生不久,一晃眼都这么大了。大家修炼的也都很努力,安安、小宏……等人,都接近魂力顶峰,假以时日会有机会成为魂师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等一下修炼场上看看这几个小家伙的表现,你也好给指点一二。可惜默儿他……唉……”陈长卿每每想到这里,心里便不由得一凉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爹,我昨晚才跟弟谈过,他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坚强。”

    父俩正在谈话中的人物,此刻正坐在树下若有所思。自从昨天跟哥哥试了几个回合,他发现现在的千菱噬魂花对抗星左右的魂师还可以,但对付五星以上的魂师还显得力不从心。看来,得想办法搞多点魂核才是啊。

    其实陈默还不了解,如果陈震只有一两个武魂,千菱噬魂花不至于会输,但个往上魂力增幅扩大数倍,发芽期的千菱噬魂花自然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哟,这不是咱们宗家的小少爷嘛!”

    几个少年的讥笑声并没有引起陈默的注意,他依旧陷在自己的沉思中。

    “怎样才能更快的弄到钱呢?”陈默心中想着。

    “……喂,废物少爷,你耳朵聋啦!”

    一直被无视,几人终于按耐不住了。

    听到了!比雷还响的声音,怎么会听不到?!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陈默抬头,莫名地看着面前个唇红齿白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你今年也该断奶了吧!怎样?有种上测魂石一试吗?”其中一个带着嘲讽的眼神道。

    陈默摸摸鼻,“我怎么记得我好像是例外吧!”

    “年满六岁者,年祭必经测魂石,这是族规。你已经躲过一次了,这次难道还想逃避吗?”显然对方几人也不示弱,据理力争叫道。

    “陈默!”

    刚才远远就看见这里的情形,陈弘终于忍不住怒气冲冲的跑过来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“你也孬了,让这几个小指着鼻骂也不生气?”

    “为何要生气?他们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。”陈默无辜的望向陈弘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有种别去修炼场,否则你一定会后悔。”

    望着已经被气得脸红脖粗的几人,陈默讪讪一笑,“若是我真上了测魂石,只怕先后悔的会是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,谁不去谁是孙!别忘了,我们分家这边也有一个天才呢!哼,我们走,等一会儿就看着他怎么出糗。”--618+d20k3s+3686461-->

读桃运修真者,请记好本站的地址:www.argos21.com

加入书签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投推荐票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;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章节目录,按 ←键 回到上一章,按 →键 进入下一章。

[0][A][B][C][D][E][F][G][H][I][J][K][L][M][N][O][P][Q][R][S][T][U][V][W][X][Y][Z][#]